Rr-S橘子

【一个狗血的脑洞】

脑完等于写完系列,是之前那篇【乌鸦】的脑洞,其实一开始就脑好了,就是不会写()

发现自己搞不起cp,只会白嫖吃粮(。)





        背景是黑晴明和八百比丘尼还跟八岐大蛇合作的时候。大天狗意识到自己有对黑晴明怀着异样感觉,但自己又不清楚是什么,然后或委婉或直接地问雪女和三尾狐,而两位看破但不说破。后来在一次黑晴明和八百比丘尼秘密会晤策划之后,八百比主动地和大天狗提起这件事,大天狗很固执,八百比也没说什么,微微一笑施了一个巫术,使大天狗变成了乌鸦穿越到了平行世界。


        平行世界是现代架空背景,这里也有一只大天狗。乌鸦天狗从天而降遇到黑晴明,缠着他遇到了这个世界的众人。两个世界的八百比能力相通,因此这个八百比知道乌鸦是另一世界的大天狗。


        乌鸦大天狗从旁观角度看到大天狗和黑晴明的相处以及众人的看法,逐渐意识到自己的感情。于是各种揣合大天狗和黑晴明,但是很多时候又会因为吃醋而又各种阻碍刁难。总而言之就是各种日常发糖。


        而在平安京的世界,大天狗处于昏迷状态。黑晴明很焦虑,尝试了各种方法,最后发现是八百比施加了巫术,让她解除。而八百比在解除巫术前,神秘莫测地讲了一大堆话,让黑晴明了解到了大天狗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其实黑晴明清楚知道自己对大天狗怀有的感情,但他认为这是不对的,不需要的,更可悲的是他固执地认为这是不可能的,所以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。而听了八百比说的话后,在等待大天狗恢复过来的时间里,他想了很多,但还是不能释然。

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恢复来后,第一时间就去找黑晴明,但黑晴明避而不见。后来经过众人的帮助,黑晴明直面自己的感情,大天狗对黑晴明诉说表达了自己的感情,大团圆。


立个flat

如果弄到少羽大天狗,国庆假期就继续写狗黑晴。脑洞已经打开了,就没有粮吃没有力气懒得写了,所以需要少羽大天狗的滋养(闭嘴

⚠️草稿流注意,许愿我明天一醒来就获得画画技能()

二次元警察大天狗查获一批非法制作的黑晴明抱枕。

⚠️草稿流注意,小车,私心打的cp tap
     不会画画硬想吃粮是我

     大概是起床时大天狗视角

【狗黑晴】乌鸦(一)

1.蹭单人tap,狗黑晴注意⚠️
2.一个新闻得出的脑洞,现代私设如山,小学生流水账注意
3.割腿肉随缘




        黑晴明发誓,如果他能回到过去,一定会给突然脑抽答应玩真心话大冒险的自己一个嘴巴子,不过最可恶的还是白晴明那家伙,果然要揍他一顿。因为这不仅害得万年宅的他要顶着烈日出来买一趟外卖,眼下更是被一只乌鸦缠上了。

       没错,是一只乌鸦。

       就在刚刚,黑晴明在一个路口转弯时,不知哪来的第六感,觉得斜上方会有什么出现,于是他就随意地抬起头瞟了一眼。不料却真的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远及近极速地朝他飞来。黑晴明没来得及躲开,直直地被撞到了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 冲击力使黑晴明往后跌坐在地上,外卖散落一地。“嘶……”黑晴明疼得倒吸了一口气,一手捂上了额头。还好没有出血,也就,隆起一个包而已。

       可恶!是哪个混蛋乱扔东西!

       心里骂着,黑晴明轻轻抚着额头上的包,撑着另一只手站起来。怒上心头的黑晴明拍拍身上的沙尘,拎起外卖,准备踢那个不明黑色物体一脚泄愤,却见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剧烈地摇晃起来,打滚着撞到了旁边的灯杆又安静下来了,紧接着竟抖擞地伸出两翅膀来。

        这…翅膀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微微近视的黑晴明挑起眉毛,弯下身凑过头去看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真是翅膀啊…啧,竟然被一只鸟撞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 黑晴明吐槽着,伸手戳了戳那团东西。只见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又剧烈抖动起来,隐隐露出一点褐黄色羽毛,不知从哪里又钻出来一个脑袋。黑晴明措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双小豆般大小的澄澈蓝色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撞到人的小家伙并不慌张,反而眨巴着小豆双眼朝着黑晴明欢快地叫了一声,类似于“呀——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 是一只乌鸦吧……叫得是真的难听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老鸦叫,祸事到。乌鸦是凶鸟,遇之不详。

        黑晴明之前是不相信这种迷信了,但是现在是信了。因为他现在就被这只乌鸦给缠上了。  像是因为刚刚的大眼蹬小眼,乌鸦对上眼了,在黑晴明绕过自己要走开的时候,乌鸦也拍着翅膀跟了上去,然后就开始绕着黑晴明飞。

        黑晴明停住懵了一下,随即叫道:“哈?不是你撞的我吗?!我都没和你计较,你缠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 乌鸦像是听懂一般,扑腾着翅膀落在黑晴明跟前,眨巴着蓝色眼睛歪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阵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    黑晴明皱着眉头,快步地绕开乌鸦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听着背后越来越近的翅膀扇动的声音,黑晴明终于忍不住猛地停住脚步回头一看。乌鸦也跟着拍着翅膀落在了地上,眨巴着眼睛歪着头,朝着黑晴明又是“呀——”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 听到门锁扭动的声音,白晴明起身迎了上去。“辛苦啦,我的好弟弟。”满脸笑容的白晴明接过黑晴明朝他脸上扔过来的外卖。

        见黑晴明走了进来,神乐递给他一杯茶,还乖巧地对他道了一声“辛苦啦”。而大爷般姿势躺在沙发上的源博雅抱怨道:“哎呀你怎么这么慢啊?刚刚八百比还跟我说你是被一只鸟撞到了,哈哈哈哈这怎么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晴明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来。这时,一只乌鸦从黑晴明的连体帽里钻出来,绕着黑晴明飞了两圈,就轻拍着翅膀落在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   随后走进来的白晴明只见八百比丘尼露出神秘莫测的微笑,而源博雅和神乐都瞪大着眼睛看着茶几上的乌鸦。

        等等,乌鸦?!莫不是黑晴明真的被一只鸟给撞了???




感谢小可爱阅读到这里(*´∇`*)
说是新闻得出的脑洞,其实梗也很烂了(。)本来想一发结束,结果脑洞越开越大,先这样啦。

可恶七夕竟然没有粮!

【狗黑晴】醉酒

  
写在前面的预警⚠️:
1.蹭单人热度,狗黑晴注意。
2.泡面番改短小处女作,小学生流水账ooc,无头无尾注意。
3.冷圈自割腿肉发现并没有肉注意。




        大人也有这样糟糕又可爱的一面呢。

        大天狗微低下头看着怀中人,不禁勾起了嘴角,眼眸溢
满怜爱和宠溺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熟睡中的黑晴明全身隐隐地散发出酒气,常日不见光而
变得苍白的脸颊已擦抹了诡异的紫黑浓妆,此刻冒出一层薄汗,染上了诱人的潮红色,眼角还残留着几点泪水。衣领不知何时被因喝酒而感到浑身燥热的主人扯开了,露出锁骨,再往下,发红的紧致肌肤敞露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伸手轻柔地撩开了黑晴明粘附在颈部的发丝,又顺了顺他散乱的长发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夏日祭的前一天,大天狗在结界附近巡查,发现了一个小纸人。它畏畏缩缩地在草丛中探着头,又慢慢蹭出来徘徊着。

       就算用羽毛想一想都知道这东西是谁的。大天狗冷哼一声,一把将其拎起,打算聚风将它卷走。小纸人料到不妙,拼命摇动着双手双脚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咣当一声,一个酒壶掉落在地上。大天狗这才想起来,三尾狐这几天经常拉着雪女一起坐在黑晴明旁边,絮絮叨叨着往年夏日祭如何如何地热闹好玩。而黑晴明也少见地在书写时分了神,侧耳悄悄听着两人的交谈。

       应是为了这个了。

       在涉及白晴明的事情,大天狗从不敢擅自作主。他明白,黑晴明对白晴明有多么重视,哪怕只是小小的一点,都会牵动着黑晴明的情绪。他不甘于白晴明在黑晴明心中的地位,但却无可奈何。他想就当作没有遇见过,把它都卷走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恶狠狠地盯着小纸人,咬了咬牙,把它带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 得知白晴明送来的邀请后,三尾狐兴奋地摇摆起尾巴,抚媚地勾起唇笑着挽起黑晴明的一只手臂,极力又委婉地劝说着。坐在一旁的雪女也因这几日的絮叨而对夏日祭产生了些许期待,眼眸中似是闪着点光。大天狗则是低着头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人,不妨借此次机会,从白晴明那里打探点什么来……”并无回话,黑晴明手上把弄着酒壶,心里忖度着。

        三尾狐见黑晴明沉默着盯着酒壶,眼珠一转又凑近头去继续说道:“前些日子的折腾,让妾身和雪女都有些疲乏了…大人可愿意让我们放松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 本着人设,黑晴明应该会一口回绝这个可笑的理由。行大义之事,岂可有松懈之时?但三尾狐就抓住了黑晴明一点,作为反派不可理解的矛盾的一点,心软。既然安倍晴明是个那样的人,那么继承了安倍晴明记忆的黑晴明,又怎么可能是表面那样单纯充满恶意的极黑的人呢?这些日子的相处,足以让三尾狐探到了黑晴明掩盖着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 果不其然,黑晴明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夕阳昏黄的微光笼罩下的京城到处张挂着彩带和彩球,洋溢着喜庆的气息。装饰一新的店面吸引了来往人们的眼球,许多的商铺都准备了式样繁多的物品迎接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小姑娘们穿上了喜爱的浴衣,打扮得花枝招展,成群结队,边吃着章鱼烧或棉花糖等一些小东西,边互相打趣八卦游逛在街道上。人们脸上都露出幸福的笑容。突然,有一个小孩因为刚买到的苹果糖不小心摔到地上而呜哇大哭,但很快就被母亲可以再买一个的答应给哄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 黑晴明众人来到京城,三尾狐就想拉着还处于震惊状态的雪女混入人群中。

        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三尾狐愣了一下,忧郁着以为黑晴明要反悔时,只见黑晴明走到雪女旁,以扇掩唇低声念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“行了。切记,不要过于靠近烟火了。”三尾狐闻言连忙答
应着,随即轻笑一声挽着雪女走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人真是温柔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晴明还在思索着,没有听清大天狗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嗯?什么?”大天狗眨巴着眼睛,无辜状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 一杯接着一杯,一壶又是一壶。大天狗第一次见到黑晴明如此放纵自己的一面。或者说,折磨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心疼又无奈地拿走黑晴明手上的酒壶,劝说对方不要再喝了。但是黑晴明只是冷冷地推开他,拿起另一个酒壶直接地往嘴里倒。

        喝得晕晕乎乎的黑晴明突然扑向了一旁的大天狗,嘴里念叨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哼。先是、那个女人,又是那条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什么、什么白晴明,明明是我,我才是晴明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大天狗以为自己很了解黑晴明。他知道黑晴明身上背负着何样的重任,知道黑晴明付出了巨大的牺牲,承受着多大的痛苦。但当他看到黑晴明眼中那浓浓的悲伤时,他才惊觉那痛苦所到达的程度远超出自己的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只觉身体仿佛被拉扯撕裂般疼痛,不顾平常的规矩无法抑制住地紧紧抱住了黑晴明,展开翅膀将他护在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天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在,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一直都在,所以,可以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吗……

       大天狗一手抚上黑晴明的脸,轻柔的眼神游流在他的脸上。大人的睫毛,大人的泪水,大人的耳垂…还有,大人的嘴唇。大天狗伸出拇指触摸上黑晴明的嘴唇,轻轻摩擦着。他双眼渐渐眯起来,俯下身去,双唇碰触。蜻蜓点水,宛如触电般猛地直起身来拉远了距离。大天狗只觉嘴唇上仍停留着刚刚
湿润柔软的触感,一股滚烫的血液从胸口涌上大脑,不禁捂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不敢再看着黑晴明,于是轻轻地将他放回席上。他站起转身,突然发现雪女正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液体站在门口。她紧紧地盯着大天狗,眼神还是往常一样冷淡。

       “大天狗,你逾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没有说话,只是回蹬向她。就这样大眼蹬着大眼僵持着,三尾狐的到来才打破了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 “雪女,怎么还不进去啊?”

        雪女点了一下头,端着碗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有怎么样。”留下一句肯定语气的反问句,大天狗冲出房间展翅飞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那又怎么样。








感谢阅读!
欢迎来狗黑晴圈!!!(南极圈哭泣

。。。感谢小可爱提出来,忍着再看了一遍(我都写了些什么)把九尾狐改过来了。。。。

占位歉


但是我不允许狗黑晴girl没有看过这一集,请大家快去看阴阳师第12集。

虽然和想象中不太一样,官方糖我磕爆!!!😭😭😭